TXT下載

第1770章 苦心想脫貧(上)

作者:俊秀才   收藏此書  加入書簽

    華京亞.運會,在不同的人眼里,意味就不一樣。

    有些人看重的是名譽,有些人看重的則是實際的利益。

    超過70億人民幣的超級大工程,無數的原材料和采購單子,都是全華國有史以來的第一份兒。

    或許在后世動輒上千億的運動會工程單子比較下,70億算不得什么,甚至還比不上一次全運會的花銷。

    可在現在,在80年代的百廢待興的現在,70億的大工程計劃,已經是足夠的動人心魄。

    不知道有多少人為了能在里面分一杯羹而積極奔走著。

    當然了,他們肯定不是用暗地里操作的方式來獲得訂單,更不可能用劣質的產品來渾水摸魚。

    在這萬眾矚目的大工程里面做這種事兒,那是純粹的找死。

    這里的“找死”純粹就是字面上的意思,這幾年被打靶的罪犯又不是一個兩個,開國x勛的孫子都被抓起來斃了,誰還敢在這節骨眼兒上來犯事兒?

    這些奔走的人們,他們只是很簡單的為了賺錢,或者為了自己的產品打響名聲——瞧瞧,這是亞.運會都采購的產品,能不好嗎?您趕緊買了得了!

    這段時間,華京的那些幫閑們,忙得是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用一位爺們兒的話來說,就是喝酒都要喝吐了,一輩子的酒就在最近兩三個月喝完了。

    作為華京幫閑兒的前輩,牛三兒肯定是最受關注的一個,找他的人,能從東直門一直拉出去好幾里。

    可牛三兒今時今日的身份地位已經不同了,不可能再去做什么掮客。

    來找他幫忙的人都多得讓他頭疼。

    只不過,面對這么大的盤子,牛三兒知道自己肯定不能摻和進去,所以他一概都是推了。

    無論什么時候,只要說到了是亞.運會相關的事兒,牛三兒都不會答應。

    被逼得急了,他直接去了粵州那邊,美其名曰是去查看麒麟方便面新廠合作計劃的進展。

    倒不是說牛三兒真的沒辦法去開口求人,但這完全是沒有必要。

    全國上下都關注的事兒,俊少花了不知道多少心思才辦下來的事兒,一切都有規章制度,他何必為了這些人,去破壞掉別人正常的購買流程?

    牛三兒都不行,魏小范那邊的路子就更不行了。

    前幾年的借車風波,那主兒現在都呆在國外不敢回來了。

    至于說報復魏小范的事兒,更是不可能提及。

    你沒看到他老人家的好兄弟殷俊,已經一躍成為世界首富了嗎?

    但是呢,其實很多人都不曉得,恰好就是魏小范這邊,綜合了許多的情況,還替別人開了幾次口,讓陳懋生考慮一下。

    倒不是有人用重利買通了魏小范,而是出于扶持貧困山區的因素。

    或者是一些質量很好,但卻沒有銷路的東西。

    世事無非人情。

    陳懋生也曉得這些事兒。

    除了殷俊叮囑過他的,只要質量不過關,天王老子說話都不算數的,其余方面,只要符合了購買條件,他也會同意。

    然而,幸運兒并沒有太多,絕大部分的采購,都是有著無比嚴格的審核檢查流程,讓內地的那些廠家們,簡直是有點魔障了。

    產品出廠之前,他們自己都要有三五次的檢查,免得到了華京丟臉,還得被人家退貨退款、解除合同,那才丟人。

    想要把產品賣到亞.運會的,絕對不僅僅是華京周邊的廠家。

    更遠的地方的人們,也在紛紛打著主意。

    有些人是想要憑借自己的產品來說話,另外一些人,卻是到處亂竄,想要碰運氣。

    比如說中原夕峽縣郭家村的村長郭品茂,就是其中的一個。

    郭品茂可不是農民出身,人家是在鎮上讀過小學,長大了以后光榮的成為了一位軍.人。

    然后他還去南邊狠狠的教訓了越南人,最后受了點傷,戰斗結束之后便退伍了。

    本來上面對這位英雄的安排是在縣上當公.務員的,可他偏不愿意,直接回了自己的老家郭家村,做了一個最普通不過的村長。

    在外面闖蕩過的郭品茂,想要帶著自己的父老鄉親們脫貧致富,實在不行,先脫貧也行。

    因為郭家村太窮太苦了,一天吃兩頓飯都還沒辦法吃飽,只能讓家里勞動力多吃一點,到了糧食快收獲的一兩個月,女人和孩子只能吃點稀的。

    但忙活了這么幾年的時間,響應了上面的號召,也實行了包產到戶,但情況仍舊不那么樂觀。

    郭家村的自然環境很是惡劣,種植糧食比起那些肥沃土地的地方,都要差了許多,產量和質量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為此,郭品茂可是愁壞了,才三十來歲就白頭發爬上了腦門。

    人窮了,有些人會自暴自棄,但有些人卻會拼命的想辦法,去扭轉這種貧窮的境遇。

    郭品茂毫無疑問是后面的這一種。

    他在本地想不到辦法,就到處去找自己的戰.友們打聽消息,看看有沒有什么國家的補助、扶持政.策或者別的幫助。

    郭品茂所在的部.隊,當年那是立下了赫赫戰功的,許多戰.友退伍后進入了公職部門。

    人生四大鐵里面,一起當過兵都是很鐵的了,更別說是一起浴血奮戰、生死與共過。

    所以即便是郭品茂現在這只是一個小小的村長,別的戰.友都是當官兒的了,也沒有人說嫌棄他,想要和他疏遠。

    至少在這個年代,這樣的人還很少很少——不但自己內心過意不去,其余的戰.友們知道了,絕對會唾棄這種人的。

    本來大家也沒有什么好辦法,畢竟間隔得太遠了,而這個郭家村又太小了,讓戰.友們有勁兒的沒地方使。

    可是皇天不負有心人,終于還是被郭品茂找到了一個機會。

    前兩個月有個在華京工作的戰.友,專門給他寫了一份信來,說是華京亞.運會的建設開始了,需要大量的各種物品。

    戰.友所在的單位就和建筑方有接觸,發現建筑方對手工木制品很感興趣,準備來做各個場館的工藝品擺設等等。

    而戰.友又恰好知道,郭家村因為就在伏牛山下面,伏牛山秦嶺支脈的群山峻嶺,各種木材等特別的多,所以也造成了郭家村的民眾們自古以來就有制作手工木制品的習慣。

    就去南邊兒教訓越南人的時候,郭品茂還帶了一把他爹做的木制手.槍呢,跟真的一樣,戰.友對此是印象極其的深刻。

    別的方面可能郭家村不行,但做手工木制品,他們這么久的制作木制品經驗,拿到華京這邊來,放在各個場館擺設,那絕對是沒有問題的啊。

    所以戰.友趕緊給他寫信,讓郭品茂去找人,看看能不能把這些東西遞到華京這邊來,最好是直接遞到主管的那些經理甚至更上面的人手里去。

    戰.友很細心,把這個工程的承建方說了一遍,還特別的指出了麒麟集團、魏小范的名字。

    然后他還提起,麒麟食品公司在中原有大批量的采購小麥粉,肯定是這邊有關系,才讓他們特意來采購,如果郭品茂能在中原本地就找到能疏通關系的人,那是最好不過。

    實在不行,只能拿著東西去華京碰運氣,但這樣就希望沒有那么大了。

    也該郭品茂和郭家村有這個福氣,郭品茂猛然間就想起了一個人。

    郭家村雖然有一半的人都姓郭,但還是有很多他姓人家的。

    其中就有一戶錢姓人家,他的三兒子現在在徐昌市工作。

    這個老三原本是一個工廠的普通工人,可這兩年忽然就轉了運,不但自己調入了文化局當官兒,回到老家的時候,更是每次都會帶大包小包的禮物,家里電視機、收錄機、自行車等等,全都買了。

    那些值錢的新奇的好東西,真是多得數不勝數!

    節慶日小孩子們去他們家的時候,總是能得到許多城里才有的糖果。

    平日里,每天晚上許多村民都會擠到郭家院子里看電視。

    這郭家房子也在今年重新修好了,兩棟三層樓的大房子,院落非常的大,這才容納得下幾十個男女老少們津津有味的看電視。

    錢老三忽然間發達富貴了起來,身為村長的郭品茂,當然就要去打聽一下,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兒。

    結果一問才曉得,錢老三的妻子失散多年的親人,如今找回來了。

    人家不但是去了寶島,二妹更成了世界聞名的大明星。

    這不,就前幾個月電視里還播過,這位叫林清霞的大明星,居然獲得了美.國的什么奧斯……什么獎項。

    反正就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女演員獎項,比百花獎都還要出名十倍的!

    然后等到錢老三走了,郭品茂的妻子又聽他家的嫂子在聊天八卦的時候提起過,人家林清霞不單單是演員,她處的對象更有名,就是香江首富殷俊!那個華國大地上最為傳奇的天才少年!

    不!

    現在不能說是香江首富了!

    應該是世界首富!

    新聞.聯.播里面都專門報道了,郭品茂也看過的!!

    這下子郭品茂才曉得,為什么錢老三花錢那么大手大腳,能買這么多東西回家來!

    未來的妹弟居然是世界首富,是財產據說超過1000億人民幣的殷俊,他們這樣花錢,已經算是比較樸素了好不好?

    就算是郭品茂的戰.友之中,見識最多最廣的人,這輩子也沒有見過那么多的錢,更別說擁有了!

    這一次華京亞.運會的承建方是誰?

    香江的房地產公司們。

    這些公司的龍頭是哪一家?

    麒麟集團。

    麒麟集團的老板又是誰?

    殷俊。

    殷俊是誰?

    不但是世界首富,還是郭家村錢老三妻子的妹妹處的對象!!

    這就是郭家村的親人了啊!

    雖然是隔得有些遠,但這關系卻是實實在在的。

    想到了這一點,郭品茂是一晚上都沒有睡著。

    第二天召集了村里的幾個老人家,大家商量了一番后,第三天一大早,郭品茂便帶著兩個大箱子,一路從縣城坐車去了徐昌城。

    到了徐昌城,郭品茂連揣著的饃饃都沒來得及吃,便直接按照錢老大說的地址,找到了錢老三住的地方。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重生之最強人生》,微信關注“優讀文學 ”看小說,聊人生,尋知己~
(快捷鍵 ←)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(快捷鍵 →)
新出特肖公式规律